我国高等教育的层次、结构和国际比较

作者:张炜    文章来源:江苏高等教育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12-28 

张炜,西北工业大学党委书记,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

各位老师、同学们,大家上午好!

下面我的发言既不代表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也不代表西北工业大学,完全是我个人的一点学习体会,不一定对,请各位批评指正。

大家都知道总书记最近对研究生教育工作做出重要指示,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对2035年我们国家现代化远景目标做出了一个谋划,对十四五时期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也做了一个确定,里面包括创新能力显著提升、全民受教育程度不断提升。

那么,在这种背景下,可能带来的问题就是,“十四五”对于我们高等学校教师的学历和我们国家的研究生教育,会有一些什么新的要求。

首先还是要非常感谢刘献君老师把我引入到院校研究这个领域里面。刘老师刚才也专门提到2006年的这个会,我全程参加了这次会议,刘老师后面还让我做了一个会议小结。会议之后我学了一些东西,也写了两篇文章,特别是第二篇文章,是刘老师受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委托组稿,要求我写,做了一篇作业。

本来这次会议没想做发言,因为2008年之后我没有太多涉足院校研究。后来胡建波董事长希望我讲一讲,并且给我出了命题作文,希望我讲讲高等教育的层次、结构和国际比较。

主要是出于两个考虑:第一,各高校现在都做“十四五”规划,其中对于教师学历应该怎么来考虑。第二,大家又面临新一轮学位授权单位申报,对于这个事情到底怎么看。

按照这个要求,我汇报以下内容。

我看了一下教育部的统计数据,2019年正高职称的教师当中,博士已经成为主体,但是副高的主体还是本科,而中级职称的主体已经到了硕士。

这个数字大家觉得有点怪,可能的原因就是现在有一大批年轻的教师进入了高校,硕士毕业的这些教师,他们的职称可能还在讲师这个层次,还没有升到副教授,所以目前形成了这样一个结构。

那么,从2002-2019年教师的职称结构来看,2019年是很重要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我们国家高校教师的硕士占比首次超过了本科及以下。

按照“十三五”的速度递增的话,到2025年,我们国家高校教师当中的博士占比有可能超过硕士,达到接近37.3%

按照这样的速度,我们在“十四五”期间,每年平均要新增5.3万博士教师,这个预测符不符合实际?

我们从两个尺度来看。

第一,2019年国家授予博士学位6.1万个,但是博士招生超过了10万人,所以,如果按照前6年授予博士学位数量的增速,到2025年的时候,可能难以满足37.3%这样一个预测。

第二,但是反过来看,实际上从2017年开始,我们博士招生的数量已经增加了,如果从博士研究生招生规模适度超前布局的要求来看,我们还是有一定的可能。

当然这里也包括了分流、退出的博士数量,怎么来把握,以及我们博士学业延期的问题怎么来看,这个情况比较复杂,所以能不能在2025年达到那样一种状态,现在不好确定,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提出博士研究生招生规模适度超前布局的要求之后,社会舆论有一些反弹。

第一,质疑我们国家博士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第二,我们博士的规模是不是世界第一,又出现了这个话题;第三,我们高校毕业生当中博士的占比是不是太高了。

是不是世界第一的问题,实际上是清楚的。

过去纠结于学术型博士和专业型博士,实际上即使不算美国的专业型博士,我们目前博士毕业生的规模也没有达到美国2008年的水平。

如果按照美国2011年把专业博士和学术博士统一的统计口径来看,美国2018年授予博士学位达到18.4万个,是我们国家的三倍还要多,是不是世界第一这个问题,实际上是清楚的。

博士是不是多了以及博士占比是不是太高了这个问题,(可以)从我们博士毕业生的占比或者整个高校毕业生的结构来看。

我们国家学士学位的数量是高于专科毕业生数量的,这个是在2013年前后出现的一个逆转,而我们国家十年来,硕士学位的增幅是大大高于博士学位增幅的。

由于这样一个变化,导致我们和美国相比,专科毕业生的数量远远高于美国专科毕业生的数量,美国基本上处于我们1/4强这样一种状态。而我们国家的学士学位的数量和美国相比,优势不断在扩大,从美国占到我们的70%,到目前美国授予学士学位只有我们的将近一半。

但是从研究生学位来看,我们的博士学位占美国的三分之一,略有提高,变化不大,我们的硕士学位和美国相比,我们从不到美国的一半现在达到了美国的80%

所以,从高校毕业生的结构来看,我们研究生的占比和美国相比还是偏低的。我们的博士学位在毕业生当中的占比现在不到1%,硕士的占比不到8%,而美国相应一个是4.65%,一个是20.64%,我们研究生在毕业生当中的占比是远远低于美国的。

同时,尽管我们学士学位的数量已经是美国的两倍,但是占比低于美国,而我们专科毕业生占比远远高于美国。

我在这里只是给数据,不做任何判断,是不是合理需要在座专家进一步研究,根据目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情况,什么样的结构是更加合理的,这个需要进一步做判断。

可能大家马上就会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目前的毕业生结构会有这样一个情况?是不是和我们研究生学位授权高校的数量和结构有关呢?

下面还可以看一下,目前我们研究生学位授权单位593个,美国2017年的时候,博士学位授权单位已经超过1000所,它的硕士学位授权单位高校已经将近2000所,所以,我们目前研究生的授权单位还是低于美国的博士学位授权单位。

这里面可能会有误读,这些年一直讲我们国家博士学位授权高校已经高于美国,是因为美国统计口径的原因。

美国依据卡耐基高等教育委员会高校分类的数据,里面把美国的高校分成研究一型、二型,包括博士学位授权密集和广博,但是大家用这个数据的时候——美国这个数据是200多所——没有去看它的定义。

那个定义是明确的,比如说博士学位密集型的大学要求每年授予学位在50个以上,至少在三个学科授予50个博士学位,而我们用300多所博士授权单位的时候,口径没有加那个限制,所以口径是不一样的。

从我们高校数量当中不同类型高校的比例来看,目前博士或者说研究生授权单位的占比是20%左右,而美国的博士已经达到了23.3%,硕士达到了44%,所以,从授权单位的比例来看,我们研究生授权单位也是偏低的。

这里要注意统计口径的差异,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详细解释了,我在一些文章中有写到,大家有兴趣可以看。

包括如何看待美国高校升格的问题,有一些文献讲美国高校都安居其位,没有升格的冲动,刚才常桐善老师也讲了加州的情况,加州州立大学一直没有博士授予权,这些学校好像也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

实际上,从我2002年在加州大学做访问的情况来看,州立大学对这个意见特别大,对Master Plan分层做严格的界定意见非常大,并不是安居其位的;

从数量上看,从1988年的446所,到2017年的1016所,在20年的时间里博士授权高校翻了一番——

有一些情况还是要用数据进一步分析,而不是看一些文献似是而非的说法。

我最近写了一个省域研究生教育布局的一篇文章,在高等教育学会郑州年会上我可能会做讨论,这个地方我简单说一下。

目前不仅研究生的规模需要进一步论证,结构的问题可能更大。我们本科生、专科以及高校毕业生的总量,目前用基尼系数来看好像还行,但是我们的硕士和博士的分布严重不均衡,大家都知道基尼系数如果超过0.4的话,均衡的问题就比较突出,博士研究生的人均基尼系数接近0.8,毕业生的人均产值接近0.7,不均衡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规模可能会进一步增加,我们的毛入学率从50%可能会往上走,但是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结构怎么进一步优化,包括层次结构的优化和区域布局的优化,都是在这个过程中需要认真研究的问题。

但是我不确定,这些问题是不是需要院校研究来研究的,这个要请刘献君老师来看怎么判断,因为院校研究我理解可能就是研究学校微观层面多一些。

但是我觉得,在研究每一所大学的时候,也要参考一下宏观的数据,这些数据更有利于每个学校找准自己的位置。

西北工业大学的教育学科起步不晚,但是一直没有做得很好。近年来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今年拿到基金委的应急项目,研究行业特色高校的问题。

我们还成立了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西北地区高校教师教学发展研究院,在座一些老师参加了成立的会议。

另外,我们也正在筹组西部高等教育振兴研究会,能不能成不知道,我们在积极地努力,因为区域布局最大的问题是西部相对滞后,西部相对中部滞后的问题更为严重。

最后,依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院校研究分会创建一些相关的智库和研究平台,我们愿意参与院校研究会的工作,也愿意和各兄弟高校携手一起努力。

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江苏省高等教育网20201130日,详情请点击http://www.jsgjxh.cn/newsview/27102



地址:江苏省盐城市希望大道中路1号 邮政编码:224051
盐城工学院发展与改革办公室、高等教育研究院 版权所有